【父親也只是一個會犯錯的、不完美的普通人…】

螢幕快照 2016-06-02 下午2.29.45

父親也只是一個會犯錯的、不完美的普通人…

文/Zen大 (知名作家 王乾任老師)

有一天,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,我今年四十歲了,並不能算是一個多麼成熟、穩重的大人,生活中也還是常常為很多事情而徬徨不安,做決策也不總是正確的,犯錯也很常見,生氣或悲觀也不免有。

你或許會說,這也沒什麼,多數人都是這樣的。

是的,我也相信是如此。

可是當我再深入一層想,當年我的父親四十歲時,他已經有了一個十一歲的孩子,或者說當我的父親二十九歲時,他已經生下了我,將父子在同一個年齡時的心境與際遇兩相對比,突然過去有很多解不開的結,通通都消失了。

好比說,我仔細地回想,自己從二十九歲到四十歲這段人生,到底做了哪些事情?是否都能夠扮演好一個良善公民,從不犯錯或遷怒?

我好像沒那麼完美,也沒有人那麼完美。

說這麼多是什麼意思?

想說的是,我們都在不知不覺間,把自己的父母看得太了不起、太神聖無暇,不可犯錯了,忘了他們只不過是面對複雜社會時,也會徬徨無措、會犯錯的普通人,卻非得在孩子面前扮演起一個他們未必能夠承擔得住的榜樣角色,相信不少人內心應該充滿了疲累卻無法對人說吧?

大四那年,我二十二歲、父親五十一歲,他因為受不了工作場所的烏煙瘴氣,決定請辭,放棄世人羨慕的優渥公務人員待遇與福利。父親的離職,直接衝擊的是家中經濟,原本可以領教育補助且從不需要為了生活打工的我,開始得學習去打工賺錢,雖然家裡還是給了我學雜費,表明不願意因為父親自己的決定影響我的求學之路,然而當年還是很難諒解父親的選擇,畢竟父親真的不喜歡那個環境可以請調,或者再忍耐幾年就可以辦理優退,可是他卻只想到他自己承受不了而請辭,卻沒想到家裡還有人需要這份薪水。

直到後來我自己選擇離開職場,成為Soho,體驗社會的複雜與人心的險惡之後,才了解父親的選擇的情非得已。再後來我隱隱約約體驗到一個殘酷的現實,父親的人生算不上成功,無論求學還是就業、升等考試,他都碰到了無法跨越的天花板,且因為挫折而選擇自我放逐,不打算再挑戰。

這樣的父親,也許不是世人所模塑的好父親的樣板,但他就是我的父親。即便是魯蛇也還是我的父親,這是年近四十時我才終於體會的一個現實,也從希望父親當個成功人士的綑綁中解放,放手讓父親去過他自己想過的日子,畢竟那是他的人生,他可以自主選擇。

在台灣當個父親是很辛苦的,社會、職場、家庭、父母、配偶、子女對這個角色都有太多的要求和期盼,必須頂天立地,必須扛起一家老小的責任,必須當個善良公民,必須傑出…。然而實際上,無法傑出的父親很多,但他們還是父親,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。

然而,我想社會應該學著放下對父親這個角色賦予過多期待的想法,父親也只是個男人,只是個普通人,一個人不會因為生了孩子就自動升格成聖人,就成為人生勝利組,就變得無所不能。

所以後來我也慢慢釋懷了,父親五十出頭就逃離職場,從此安居在家,平常種種花草、打打電動、簽簽樂透彩,到親戚朋友家串門子,日子過得自在安適就好,至少比起過去在職場那段時間,總是加班加到三更半夜或一身酒氣才回家,如果成就得以搞垮生活的方式達成,那麼我寧願父親是世人眼中的失敗組,但能真正過著安適的退休隱逸生活,遠離那些是非和傷害身心的娛樂。

你是否和以前的我一樣,對自己的父親的不成材有很多的埋怨和不滿?是否覺得父親不負責任的選擇拖垮了你的人生?是否對父親的某些作為無法釋懷?

也許你可以試著換位思考,想想如果是自己在父親那個年紀遭遇了那些事情,要扛起那麼多社會責任,是否真的就能做的比父親更好?

我常在想,年僅二十九就已經結婚而且生了孩子在他們那個時代算是很晚了,然而在我們這個時代卻是了不起的勇敢抉擇不是嗎?許多人快四十了都還單身,更別說生孩子,成為父親了?光想到這一點,就覺得父親還是很了不起的,敢於承擔起未知風險讓新生命降臨,而且也算是順利把我拉拔長大,也沒長壞(只是長胖)了,想想也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。

放下社會對父親的要求,也許就能放下對父親的諸多作為的不諒解而釋懷了!

文章連結:http://www.read-life.com/2016/05/27/father/

//]]>